首页 中心介绍 新闻中心 行业标杆 区域标杆 考察计划 专家委员会 标杆资讯 下载中心
今天是  

区域标杆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中国标杆企业考察培训中心
 
地 址:?#26412;?#24066;通州区通台东路1号经略天则北3-02栋
 
电话(?#26412;?:010-60506068
电话(广州):020-66359797
网 址:www.cepbk.club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域标杆首页 >> 环渤海山东半岛标杆 >> 文章内容
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以家治企”3家上市公司
   2019/5/24    浏览 182 次   在线报名

张士平作为魏桥创业集团的灵魂人物,带领魏桥集团从无到有,?#26377;?#21040;大,逐渐搭建起魏桥帝国的庞大产业版图,其触角涉及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多个产业板块,2017年全集团销售收入达3596亿元,位列全国民企500强第3位。

邹平县委宣传部官微5月23日晚间发布信息,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于5月23日逝世,享年73岁。

张士平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从邹平县第五油棉厂起步, 他一手缔造的魏桥纺织2005年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棉纺织企业,他也被业界称为“亚洲棉王?#34180;?001年起,张士平又开始涉足电解铝,并在 2014年超过俄铝成为全球最大铝生产商,并创造了赖以成名的“魏桥模式?#34180;?/FONT>

张士平与资本市场渊源深厚,是两家香港上市公司魏桥纺织和中国宏桥的缔造者,魏桥纺织2003年即在香港上市,从事铝产业的中国宏桥2011年在香港上市。2016年,张士平?#34987;谹股,通过中国宏桥旗下公司协议受让股权控制鲁丰环保,鲁丰环保后更名为宏创控股。截至去世前,张士平仍然担任中国宏桥董事会主席职务。

离开了张士平,魏桥会好吗?

张士平的铝纺帝国

张士平1946年出生在山东邹平,今年73岁。张士平的创业?#36866;?#21457;生在他壮年?#20445;?981年,35岁的张士平接手了邹平第五油棉厂,邹平第五油棉厂由于经营不善,当时处于半年开工半年闲的半生产状态。

张士平接手后,仅一年时间,就将邹平第五油棉厂扭亏为盈,也从此开启了他的铝纺帝国创建之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家对棉花严格控制,油棉厂除了旺季收购棉花简单加工,其余时间便无活可干。张士平创新思路,第一个走出去收购大豆、花生、棉籽加工?#22303;希?#25104;为棉花加工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到1984年,邹平第五油棉厂在张士平带领下,企业利润跃居全国棉麻行业第一。张士平的成功经验,也引起各地棉花加工厂竞相学习仿效。张士平又率先向产业下游扩张,1986年投资设立毛巾厂,建厂当年实现利润25万元。

1989年魏桥涉足棉纺?#20445;?#20840;国棉纺织市场刚转入买方市场。这年,魏桥建成万吨纱锭,之后又建成3万多枚纱锭的棉纺厂和336台织机的织布厂,1992年企业年利税已达1260万元。1993年到1997年,棉纺市场两次跌入低谷,全行业连续亏损6年,但这一时期魏桥先后投资3.3亿元,使棉纺织能力扩大到28万锭。

逆势扩张正是张士平的经营哲学。张士平认为,每一次市场波动都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市场地位和发展差距往往在市场低谷时形成。

当时国内市场供过于求,纺织行业连年亏损,相关部门出台政策限产压锭。魏桥却逆势扩张,5年内投入170亿元,将纱锭从33万?#23545;?#21152;到500万枚,织机从4000台发展到42000台。

经此一役,张士平赢得了“亚洲棉王”的称号,但棉纺产业只是张士平铝纺帝国的一小部分。

2001年,张士平做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进入铝加工行业。2006—2010年,张士平一共收购和自建了91.6万吨铝产能设施,到2010年底,魏桥集团下属的铝业资产平台中国宏桥总资产达到了133亿元。2010年,中国宏桥收入达到了151.3亿元,利润达41.9亿元。

2011年3月24日,中国宏桥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盘中每股最高价达8.09港元,最终以每股7.9港元报收,中国宏桥给张士平家族当日带来近400亿港元的惊人财富,张士平一夜之间成为山东首富。

张士平在棉纺和铝业的开疆拓土,奠定了魏桥帝国的根基。自2012年魏桥集团连续七年入选世界500强,2017年跃居第159位,比首次?#20064;?#25552;升了281个位次;张士平家族也因此获得?#21496;?#22823;的财富,张士平家族累计持股魏桥创业48.79%。《2018胡润百?#35805;瘛?#26174;示,张士平家族财富达650亿元,排在榜单第26位。

风雨飘摇话魏桥

2017年是魏桥集团迄今为止的巅峰,到了2018年,环境突变,魏桥集团风雨飘摇。

2018年,魏桥集团在世界500强排名中降至185位,同年由于压缩铝业产能等因素,营业收入断崖式下跌,骤降至2835亿元,利润降至87亿元。

魏桥集团收入、利润大幅下降的背后,是国内环保政策趋严,魏桥长期以来的?#22336;?#24335;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2017年8-10月,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东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年底形成了督查意见,其中指出:滨州市于2014年将?#24418;?#24314;成的244万吨电解铝产能虚报为建成产能,并出具虚假证明,骗取合法?#20013;?#21516;时瞒报部分电解铝违规在建产。据了解,这其中主要指的就是魏桥旗下的铝业项目。

根据环保督查结果,2013年以来,魏桥创业集团违规建成45台机组,总装机容量1689.5万千瓦,滨州市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对此,山东省整改方案要求,魏桥集团违规建设的12台机组,在建的一律停建;建成未?#23545;?#30340;一律不得?#23545;耍煌对?#30340;一律停止运行。

2017年9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对魏桥集团进行抽查验收,核定魏桥集团关停电解铝产能269.2万吨(其中违规产能268万吨,多关停1.2万吨)。山东滨州市对违法违规电解铝项目涉及的28人进行了处理,其中正县级干部5人、副县级干部9人、科级干部14人。

2018年5月底,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山东省公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显示,滨州市魏桥集团将超过15万吨的危险废物非法填埋在赤泥堆场中,环境安全隐?#32426;?#20986;。责成魏桥集团对堆存在赤泥堆场内的电解槽大修渣全部清理出赤泥堆场。

2018年4月,山东省通报2017年度企业环境?#24222;?#35780;价结果显示,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计分48分、山东魏桥恒富针织印染有限公司计分12分,分别被列入2017年度环境?#24222;?#32418;标企业名单。

根据《山东省企业环境?#24222;?#35780;价办法》,对环境?#24222;?#32418;标企业,环保部门应当将其列入重点监管对象,对适用于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的,依法责令其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对适用于停业、关闭的,依法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其停业、关闭。

曾于夕阳产业中崛起的魏桥集团,在?#22336;?#24335;的产业扩张中发家,终被清算。

?#21592;?#30005;命途

魏桥电解铝竞争优势的关键是?#21592;?#30005;厂。通过?#21592;?#30005;厂、自建电网、余电直销、孤网运行,实现业务垂直一体化、不受发电时限控制,这就是外界所称的魏桥模式。通过这一模式,中国宏桥解决了电力问题,?#25925;?#24471;电解铝成本低于同行。

在邹平县城东北部,到处可见高高的烟囱及冷?#27492;?#36825;些都属于魏桥集团的?#21592;?#30005;厂。2012年,时?#21040;?#26799;电价调整遭遇“只涨不跌”的质疑,一则“魏桥自建电网的电价比国?#19994;?#32593;便宜1/3”的消息一度引发供电体系讨论,令这家原本低调的企业?#26438;?#32622;身风口?#24605;狻?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力资源紧?#20445;?#30005;力供应不稳,且常出现随意的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纺织企业生产秩序并大量增加成本。由于稳定的电力供应对纺织企业极为重要,改制当年,张士平决定投资建设?#21592;?#30005;厂。

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该电厂已于2008年6月被拆除)。但10月1日,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当时邹平电网隶属于淄博电网,它们均为国?#19994;?#32593;公司前身国?#19994;?#21147;公司下属企业)通知,要求其必须从大电网中解?#23567;?#28100;博电网同时对邹平县政府提出警告,如果魏桥的?#21592;?#30005;厂不解列,将对整个邹平县的用电安全产生威?#30149;?

据公开报道,魏桥?#30340;?#37096;人士曾表示,魏桥并不愿意孤网运行,孤网运行十?#27835;?#38505;,一旦出现?#31995;?#20107;故,将没有?#39759;魏?#22791;措施。

淄博电网态度之坚决,令魏桥方面在权衡之下,决定解列,走上了孤网运行之路。通过不断扩张的?#21592;?#30005;厂获得了稳定可靠的电力供应,这一模式?#28196;?#20026;魏桥大幅降低纺织和铝业两大核心业务成本,成为增加利润和加速扩张的一台发动机。因祸得福的同?#20445;?#20063;进入了监管的薄弱区,追求低成本、高效益的魏桥终究还是在环保这道坎摔了一?#21360;?

与此同?#20445;员?#30005;厂政策生变,2018年9月,魏桥铝电曾公告称,山东省物价局陆续发布了相关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21592;?#30005;厂企业应按自发自用电量缴纳政策性交叉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1016元(含税,下同)。

2018年7月1日-2019年12月31日作为过渡期,过渡期标准暂按每千瓦时0.05元执行。若该政策予以实施,魏桥集团的?#21592;?#30005;厂优势将大大削弱,这将动摇魏桥模式的根本。

告别张士平之后

张波是张士平唯一的儿子,生于1970年,今年50岁。他很早就被?#28595;?#23450;”为魏桥集团的接班人。接棒集团公司董事长之前,张波已是魏桥创业集团副董事长、中国宏桥集团行政总裁。

在魏桥,“以家治企”特征相当明显。?#28909;紓?#22312;港上市的“中国宏桥?#20445;?#24352;士平自任董事局主席,与他同龄的妻?#21448;?#28113;良则为副主席,而儿子张波是公司的行政总裁。另外,其高管团队中还有张波的妹夫杨丛森出任非执行董事,同时是魏桥创业集团的董事。

另一家在港上市的魏桥纺织,则是其大女儿张红霞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另一女张艳红出任公司执行董事。张红霞1987年进厂参加工作,从一名普通职工做起,直到1999年出任魏桥纺织的总经理。

从台前来看,张波、张红霞、张艳红?#32622;茫?#20026;“魏桥二代”的核心台柱。据知情人士披露,张士平的女婿、外甥、侄子们都担任公司副总级别的职务,至于担任公司副总和部门总监等级别职务的家族成员如其外甥?#22791;盡?#22993;表侄?#21360;⒅断备?#31561;更是不少。曾有不少媒体披露,以上家族成员中,不少只有初中甚至是小学文化程?#21462;?

张士平去世后,偌大的魏桥帝国将告别创始人,张波以及在魏桥中担任管理职位的张家人,能否稳住这艘风浪中的魏桥巨舟,一切都是?#31895;?#20043;数。

版权所有:标杆企业考察培训中心     技术支持:?#26412;?#22823;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京ICP备11011699号-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热带动物园援彩金